把宋、明古画放大100倍,震撼!

fun78.com乐天堂

2018-10-28

当我们把这些画放大▓▓▓,细细品味这些作品的局部时▓▓,崇敬之情油然而生▓。

1宫廷画家马远▓▓,作品多是“高大上”的题材▓▓,比如参加皇帝宴会的《华灯侍宴图》▓、与文人墨客相聚的《江亭望雁图》……偶尔,他也画几张“农乐”题材的画▓▓,比如《踏歌图》▓▓▓▓。 主题是“踏歌”,人物占的比重也并不大,但他们在整幅画中却极为引人注目▓▓。

也正是田埂上尺寸很小的带着几分醉意的4位老农,将“踏歌”这种古老的歌舞形式表现得淋漓尽致▓▓。 4位老农手舞足蹈▓,仿佛正踏着一致的节拍欢快前行,下面是根据马远的这件作品做出的踏歌动图▓▓,你可以体验一下▓。

2在马远的作品中▓,最具风格特征的当属《寒江独钓图》▓。 在这幅不足半米的作品中,四周除了寥寥几笔的微波▓▓▓,几乎全为空白▓▓。 然而,就是这片空白▓,表现出了烟波浩渺的江水和极强的空间感▓,并且更加突现出了一个“独”字▓。

当我们将画面中心的那一叶扁舟放大▓▓▓,细节更是惊人▓。 身着长衣的渔翁▓,身体并不舒展▓,而是团坐在船的一角▓,江上寒意萧瑟的气氛▓▓、渺远的意境和想象余地跃然纸上▓。 仅凭渔翁的这一个动作,“寒江”的冷已是触及皮肤▓。 由于渔翁坐在船的一端▓,故尔船尾微微上翘▓。 天气虽有些寒意,但渔翁仍保持谨慎。 马远呈现的是他的侧面,不过画面放大后▓,我们还是可以从渔翁的眼角与神态感受到他的全神贯注▓。 3《江帆山市图》未署名▓,很难考证作者是谁▓。

但据笔墨画风分析▓,应是接近北宋画家燕文贵时代的作品▓。 整幅画用色清雅▓,两峰回抱,山寺▓▓、野店隐现其间,庙宇坐落山坳▓▓▓,依山而筑▓▓。

谷间云雾袅绕▓,飞鸟阵阵▓,一派繁忙景象▓▓。

这件作品的尺寸也不大▓,但画中的景物用笔极其细腻▓,写实严谨▓。 凡船只结构▓▓▓,山寺▓、野店等建筑,无不描绘精确,栩栩如生▓。

4《溪山行旅图》是北宋画家范宽的作品▓。

打开这幅画▓,一座大山矗立眼前▓,和山水一起映入人们眼帘的▓,还有不少收藏者的题款▓,而这些题款▓▓▓,就成了揭开名画流传千年的唯一线索▓。

这幅画最有趣的就是画家的签名▓▓▓。 范宽的签名相当隐蔽▓▓,如果不是将这件作品放大10倍,那隐藏在“运输人”右侧树丛中的签名恐怕不会被人发现▓。

除此之外▓▓,放大后的《溪山行旅图》的也经得起审视,甚至每一个局部图都可以是一件作品▓▓▓。 范宽作为北宋的绘画大师,作品特色鲜明▓▓▓,不过存世作品不多▓,《雪景寒林图》是现存于大陆的唯一一件▓。

两件作品虽南北两隔▓,但却共同体现了范宽的趣▓▓▓。 与《溪山行旅图》相似▓▓,《雪景寒林图》的签名也被隐藏了起来▓。 画中最前面的树干中,隐约可见“臣范宽制”的字样▓,由此说明,这件作品可能是范宽隐居前所做▓,并且极有可能是其专为宫廷所做▓。

观范宽的画作▓,可知其性格▓。

能画出如此气势磅礴的作品▓▓,其人一定心胸宽阔▓,因此有人说▓▓▓,之所以称呼他为范宽▓▓▓,是因为其为人性情宽和(范宽▓▓,名中正,字仲立)▓▓。 而在如此的高山大川中▓▓,只有偶尔的一家小院或几个货郎出现▓,又说明了范宽生性疏野。

实际上,画过《溪山行旅图》的不止范宽一人▓,南宋初年的朱锐也曾有一幅不足30厘米的此类题材的小画。

朱锐的《溪山行旅图》虽没有范宽那雄强的气势▓,但却更显雅致▓▓。

在这么一幅小画上▓▓,人物的神态▓▓▓▓、动态刻画得十分微妙▓▓▓。

与范宽不同▓▓▓▓,朱锐的“行旅”更加突出的是旅途中的劳累▓▓▓,骑毛驴的文人身体松垮,目光有些涣散▓,赶路的辛苦一览无余。

5崔白擅长画花鸟▓▓▓▓,他以非凡的才艺推动了当时的花鸟画发展▓▓▓。

虽是宫廷画家,崔白却个性散漫。 他不愿每天在宫中等候差遣,想辞去公职▓,宋神宗见此状况▓,特许他非御前有旨无需听差▓。 每天“闲逛”的崔白▓,激发出了无限潜能▓。

《寒雀图图卷》是其代表作之一▓,作品描绘的是隆冬的黄昏▓▓▓,一群麻雀在古木上安栖入寐的景象。 画家在构图上把雀群分为三部分:左侧三雀▓,已经憩息安眠,处于静态;右侧二雀▓,乍来迟到▓,处于动态;而中间四雀▓,作为此图的重心,呼应上下左右▓▓,串联气脉,由动至静▓,使之浑然一体。 画中的9只麻雀形态各异▓▓,生动异常▓。 这种自然生态中的景象▓,不是从静止状态下能观察到的▓,画家必需具备精湛的绘画描写能力▓,而且时常到郊野观察,在偶然中见到此种生动有趣的一幕,然后以精练的技法忆写稍纵即逝的景象▓。 6实际上▓▓,可以被放大的宋画并不仅限于这几幅▓。

画家黄宾虹(1865—1955)自题山水道:“北宋画多浓墨▓▓,如行夜山▓,以沉着浑厚为宗▓,不事纤巧▓▓,自成大家。 ”艺术史学家高居翰(James Cahill)在《图说中国绘画史》一书中赞叹宋画之美:“在他们的作品中▓▓▓▓,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的平衡▓▓。

他们使用奇异的技巧▓,以达到恰当的绘画效果▓▓,但是他们从不纯以奇技感人▓▓▓;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个表现▓,不容流于滥情。 艺术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自然▓▓,以惊叹而敬畏的心情来回应自然。

他们视界之清新▓▓▓▓,了解之深厚▓▓,是后世无可比拟的▓。

”宋画之美,不是唐代“满城尽带黄金甲”的得意绚烂▓▓▓,而是简单▓▓▓▓、含蓄、谦卑▓▓、轻柔的文艺态度▓。 画家认真对待一截枯木▓、一片残雪▓、一个船工▓▓、一段羁旅▓,在困顿中浪漫▓▓,在缺憾中赞美▓,于山川小景▓、人物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▓。 从960年赵匡胤在陈桥驿发动兵变建立宋朝▓▓▓,到1279年陆秀夫负帝昺投海而死,两宋将近320年▓。 虽历经战乱▓▓▓,家国几度沉浮▓,文化艺术却获得了空前的繁荣▓。 北宋初年▓,宫中即设翰林图画院▓,旧时西蜀和南唐的画家都是其中骨干▓▓。

《图画见闻志》和《画继》记载的北宋画家有386人▓▓,《南宋院画录》记录的画院画家为96人▓。

法国汉学家谢和耐(Jacque Gernet)有言▓,宋代是“中国的第一次文艺复兴”(《中国社会史》)。

历史学家陈寅恪也说,“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▓▓,造极于天水一朝”(《邓广铭〈宋史职官志考证〉序》)▓。 2000年,美国《生活》杂志评选“第二千年百大人物”(Life's100 Most Important People of the Second Millennium)▓▓,宋代有两人入选:朱熹排第45位▓▓▓,范宽排第59位。

强调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的理学,影响了两宋艺术,使其呈现出理性克制之美▓。 颜色、形状▓▓、质感的单纯素朴▓,是宋代的美学特征。

白墙黑瓦▓、原木本色▓▓、单色釉瓷▓▓▓、水墨淡彩▓▓▓▓,“宋画惟理”▓,极简、不炫技▓,却表现精湛▓,形成了影响至今的雅致风尚。 很难说宋代画家画的是亲眼所见还是脑中所想▓▓,他们不再像前朝画家那样费力描写一棵树或一块石▓▓,而是将笔墨用在表现一种统一又真实的境界上▓。 关于这种画法,范宽的领悟是:“吾与其师于物者▓,未若师诸心▓。 ”(《宣和画谱》)加州大学圣巴巴拉校区教授石慢说▓▓,李成的山水画带他进入了一个世界▓,“一方面是寂寞的,一方面又是壮观的”▓。

“纸寿千年”▓,今天就连宋画因为年代久远而纸绢发黄的样子▓,也成为一种美学样式▓▓。

如果有谁把照片拍出昏黄的韵味,朋友们会说:这是马远▓▓▓。

宋画作为一种美学基因▓,已植入中国人的文化传统。 7看了宋画▓,再看看明仇英的《清明上河图》▓▓,就更震撼了▓▓。

在仇英的《清明上河图》中▓,最有意思的应该属于下面这个部分——休息中的人▓▓▓、生意不太好的店主、发呆的桥上人……形形色色的描绘▓▓▓,生动至极▓▓。

捕鱼▓▓、盖房▓、打架……仇英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正在进行的画面中▓▓▓,这些人物并非静止▓,他们只是被短暂定格在了这一瞬间,下一个动作▓,似乎每个人可以预见得到。